18

Linux & C

从大学毕业到如今,我在linux下的时间,远多过于在windows下。从redhat 7.0,到ubuntu 5.0, 到现在FC12。当然,我也还留着windows,还留下它只有三个原因,用它打魔兽,用它上网银,用它看篮球。

C语言时隔四年,也重返开发语言之首,当然要mark 一下。故以此为分类目录

18

Android Inside

09年,broncho团队放弃国产智能手机平台,转向android的时候,就有出版社找上门来,想请broncho团队出一本android开发方面的书。当时订下的书名就叫作Android inside ,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出版。这个版块,就用来做android开发过程中笔记吧,仅此记念,国产智能手机平台 Broncho

18

100个年轻人,100张笑脸,100个故事,100个梦想

“微笑”与“梦想”,貌视两个不搭调的主题,写这个主题目录是缘于一次争辩。08年某个夏天的晚上,在楼顶跟一个要好的朋友打电话,当聊到梦想的时候,我被她狠狠的BS了的一把,说现在还讲什么梦想,那是儿时遥远的回忆,现在有一个稳定的工作,一套属于自已的房子比什么都强,并把我怕坚持的那些东西扁的一文不值。当然,我也很过火,用犀利的语言狠狠 回击了她一番,搞的很是不快乐。

后来,想想,确实不应该,我们都有选择自已生活方式的权力,没有哪一种绝对的好,也没有哪一种完全的错,那只是我自已的选择。但我至少坚持一点,有梦想是件好事。来深圳,我见过七个人写操作系统的团队,见过两个人的创业公司。关于成长与梦想,他们都有自已的诠释。便产生了这个念头,做这样一个专题,100个年轻人,100张笑脸,100个故事,100个梦想。记录我们的成长。

18

论法的精神

我找遍整个中国,未到一本末删节版的《论法的精神》(英文版除外)。马丁路德曾说过:历史将会记录在这个社会转型期,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我想我们要的不仅仅是经济上漂亮的数据,更需要我们自已文艺复兴,需要人性的关怀,需要幸福感。也许面对社会的变革,我们显的如此卑微,力不从心,那就保持关注,坚持我们自已的普世价值。

我以《论法的精神》为目录分类,并不是要大家都去读孟德斯鸠或是卢梭。而是吸收欧洲早期这些启蒙思想家的思维方式与看问题,分析事务的视角,慢慢消蚀二十年来部分过左的红色教育所形成的毒瘤。比如说二十年来我们一直在混淆爱国跟爱党的概念,我们的主流媒体或者说是主流意识形态也总把爱国跟爱党放在一起,再接受二十年的政治教育,我们写文章,做报告就很自然的就把爱国跟爱党联系在一起了,而忽了它们是有本质的不同的。我们可以深爱个这个国家,这片土地,但这些是跟爱党没有一点关系的。当然,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我就不在这里多费口舌了。在这里,我将记录,那些深爱着这片土地,知道世界并不完美,却不计利害,并孜孜不倦为之努力,感动你我的那些故事及人物。


16

此去经年-Brain Storm

发表于2008年06月26日 23:38

最近,我一直在接受这种“Brain storm”,好多事情一遍一遍的在脑子里回放。想到巷子里打米糖的钉罄声,想到收废品人的吆喝,想着花一下午的时间跟着磨刀子剪子的挨家挨户的串,就是为了看他玩弄转盘一样的磨轮把刀子剪子变的又光又快。马塞尔·普鲁斯特说:回忆不是你用力去追,就能获得,他们应该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完全和智力或记忆能力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是在你温存一刻或与当前生活的瞬间建立起某种非常亲密的关系,会忽然间,整个场景的出现,就像身临其境一样美妙。我的快乐就是在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中慢慢找到的,这种快乐是你到零晨两点,三点,四点还兴奋的睡不着,眼睁睁的看着天一点点的亮起来。如果,我不用考虑第二还要去工作,还要去code,那么我是真的快乐。可是我总是逃脱不了宿命,到了早上七点多钟,不管多困,我还得从床上爬起来,还得去打豆豆。严重的影响到我的工作效率,那么这种兴奋变成了我的负担。生活开始展现它的双面性,一方面让你觉得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又不失机会的让我看到它的狰狞。我感觉到这是一种人格的分裂,理想的,憧憬的,快乐的,只存在回忆之种的生活道路和现实的人生之路同时出发,并肩而行,有时交叉到了一起,有时又天各一方。我努力的控制这么分裂,至少要把它限制在良性的范围之内,不至于迸发,我决定把这种负担写出来.

余华说:我一直很顽固得认为,童年对于一个人至关重要, 你一生中其它阶段对于你的影响,都是半显性的,犹如你的胳膊,你的手,你时常可以清楚的看见,而唯有童年,却是隐性的,你不易察觉,但又极其深刻,有如你的心脏,你无法看见,但是当你将手放在心口时,你能听见他的跳动,这就是童年,你不太记得却又渗透了你的一生,那我的故事就从童年说起。

我一直在想,用一种什么样的语言去记录.当然叙述是最好的方式,从来没有人怀疑过叙述的力量.如果描叙的东西不能打动人,只能说明你没有写到他们毛细血管里面的东西.马塞尔·普鲁斯特是这样叙述童年的:“我情意绵绵地把腮帮贴在枕头的鼓溜溜的面颊上,它像我童年的脸庞,那么饱满、娇嫩、清新。”这就是大师的艺术. 我本想用叙述来讲,可是发现多年来一直深受某人的影响,叙述多流于隐忍和举得若轻,易被人误认为懦弱.隐忍和懦弱间距可能并不大,却导致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隐忍之后必然是厚积博发,而懦弱的背后只能换来亲朋的怜悯.到这我又想到”男人眼泪的问题”. 男人是可以流泪的,”眼泪的宽广”往往就体现在这种隐忍身后的博发.汶川地震之后有这么一个镜头,一个村干部在地震中失去了十五位亲人,依然坚持在一线,当有记者问他,你失去这么多亲人,现在伤心吗?“面对《北京日报》记者傻傻的提问,这位倔强的汉子说了一句话:“我想伤心,你能给我时间吗?总有一天我要大哭一场。” 这就是眼泪的宽广. 现实总是不失时机的给我们带来震撼.而我们也从中渐渐成熟起来. 所以我决定用一种幽默甚至于调侃的方式去记录.可能很臭长

鲁迅有他的百草园,那里有他的惊蛰,有他的蟋蟀,和他童年所有的回忆。我也有我的农业局大院。据说之前,我们家在气象站,但我是一点印象没有了,后来就搬到农业局了。去年春节回家的时候,看到农业局上,密密麻麻全是房,我就痛心,这再也不是我的农业局,但却成了我的一种心里暗示。

我的农业局大院,有大棵大棵的梧桐跟橡子树,到了秋天,满地的金黄,闭上眼睛,你都可能听见树叶从耳边飘落,踩在树叶上吱吱作响。晚上会跟我的伙伴们抱着大抱的树叶围成一圈烧火,昏黄火光映在每个的脸上,还可以隐隐约约的看见呼气时,由于初秋的寒凉所行成的水气。每个孩子的笑容,那一刻,我是快乐的。多少年后,我还会笑,可我却没能再一次,找到那种快乐。以至于那些笑脸,现在还深深的烙在我的脑海中,时不是时的翻跃出来。(前几天,我看到339站牌的时候,起始站是万科城,不知道为什么就跟跟百草园这两个毫无关连的名词联系到一起。两者是不可相提并论的,因为提到百草园你都会想到童年,想到快乐。可是提到万科城,想到的就是华为的血汗工厂,想到的是IT人的恶梦。)

有大片大片的菜园绿地,农业局家属院,这点比较好,大家都是学农的,都有个种点花啊,菜啊的爱好,当然有空地也不能让他闲着。所以你总能在春天的时候看到油菜,向日葵,大豆,甚至于棉花,名符其实的百草园。整个坡地都是花香,蝴蝶飞来飞去。太阳初升的时候能清晰的闻到泥土清香。这种好地方,我和我的伙伴们是不会错过的,偷过萝卜,掰过玉米,撇过向日葵,挖过红薯,摘过西红柿,有时候是因为嘴馋,但大多时候觉得是过瘾。
(干那些事的时候,我总觉得过瘾,我们一大群孩子,中午不睡觉,跑到菜地里去洗劫,没熟的桃子,青涩的葡萄,还有刚刚很小很小的西瓜,杀他个片甲不留。被逮住的时候还冲人家做鬼脸,等菜园主人走近的时候,早就溜的无踪影。现在想想挺后悔的,糟蹋了东西,其实人家也不再乎那几个瓜啊,果的,但是那是人自个亲手种出来的,天天都能看到长大的,有成就感的东西,然后你去破坏了,人家心情肯定不好。)

有很清很清的水塘。我妈一直说塘里有水猴子,何为水猴子,其实就是水鬼,说专逮小孩吃的,而且中午的时候出来,还举谁谁家小孩的例子。我当时挺害怕的,但我老是听说水鬼,一直没目睹其风采,虽然怕,但好奇心战胜了我的恐惧感,我还是决定跟隔壁老明趁中午悄悄躲在水塘附近的菜园子里,忐忑的等待水鬼的出现,我们最终还是没看到水鬼的出现。我开始怀疑我妈说的话了,再后来,大了点,在那逮过虾,钓过鱼,但始终也没敢下过水。
(水猴子,一直罩到我脑海中很多年,它实际上是一个普通母亲对儿子的爱,我想跟我同时代的许多孩子应该都听说过水猴子的故事。到了深圳,在大梅沙海滨浴场,我还在想水猴子的故事。信阳是属于吴楚之地,水系还是比较多的,大学的时候他们对于我这个“南方人”不会游泳感到惊奇,我只是笑,不做答,我想我应该感谢水猴子。)

待续^^^^^^^^^^^^

后续: 其实这是好几个月前胡乱语的一些东西,时过境迁, 再也找不到当时的状态,估计续是没希望了,谢谢大家,,在此稍作整理.

    订阅

    Gallery

    00203 xichong-lxj7 desktopv 00232

    分类目录

    最近评论